關於部落格
  • 2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英雄與丑角

英雄與丑角


英雄與丑角是最近熱門的文學小說書籍,不管是網友推薦的小說,小說網,文學小說,短篇小說,網路小說,只要是有關文學小說都可參考英雄與丑角,而且此書評價不錯。

↓詳閱此書網址↓


book,books,博,博客,博客來,博客來網路書店,博客來網路書局,網路書店-
英雄與丑角的資訊如下:
出版日期:2015/12/02;語言:繁體中文
黑格爾在某個地方說過,
一切偉大的世界歷史事變和人物,可以說都出現兩次。
……第一次是作為悲劇出線,第二次則是作為笑劇出現。

─馬克思《路易.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》

  上編 視覺的政治

  所謂「凝視的邏輯」,並非男性的專利,女性同樣可能落入這種「邏輯」的控制。「凝視」的邏輯落實在社會層面,就是通過電影、攝影、繪畫等視覺機制生產出某種普遍性的觀看方式。由於現代社會的充分媒介化,這種人為構造的「觀看」方式被自然化了,使得人們不知不覺間認同了這種眼光,進而內化為自我觀看的模式。〈夢珂〉的意義不僅在於將「觀看」的兩個層面並置,暴露了「凝視」邏輯的祕密,更重要的是,它把夢珂受控制的「眼光」擴展為一種社會和歷史的「視野」,經由這種「視野」批判性地建構了一幅「後五四」時代的都市景觀,在這幅圖景中,何者被安放在顯眼位置,何者被排斥在視線之外,全由「凝視」的邏輯來決定,它構造出一種「觀看」的政治。──羅崗

  下編 文學的能量

  這個意義上理解「重返八○年代」的命題,就不是為了懷舊,而是希望從「重返」中生長出一種歷史的「整體觀」,這一整體觀在今天可以用「當代中國文學六十年」來命名。但這一整體觀的提出並非為了抹煞「八○年代文學」的獨創性,而是把「獨創性」作為進入「歷史」的「契機」,進而追問「獨創性」與「歷史性」是怎樣建立起聯繫的,這種聯繫如何在「歷史敘述」中被定型化,是否還有重新解放出來的可能……與此相反,從今天「重返」這個「偉大的時刻」,如果只是滿足於把歷史中的「八○年代」轉化為可以消費的「八○年代」,這種「懷舊」是「作為對於失去我們的歷史性,以及我們活過正在經驗的歷史的可能性,積極營造出來的一個徵狀」,那麼它難免要重蹈馬克思所嘲笑的覆轍:「悲劇」與「喜劇」的倒錯,「英雄」和「丑角」的混淆。──羅崗
 

↓詳閱此書網址↓

以上資料來自博客來


英雄與丑角,翻譯文學,華文創作,詩,文學研究,中國古典文學,國學常識,世界經典文學,懸疑/推理小說,科幻/奇幻小說,恐怖/驚悚小說,溫馨/療癒小說,愛情小說,同性愛小說,羅曼史/言情小說,歷史/武俠小說,其他文學小說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